汽車經濟網

您的位置:汽車資訊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 > 正文

補貼退坡“大限臨近”:新能源汽車告別高增長?

中國汽車市場的增長引擎面臨“熄火”風險。 近期,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5月銷售數據顯示,當月汽車總體銷量呈現繼續下滑的趨勢,而近年來高速增長的新能源汽車也暫別高增長,進入了低速增長階段。 在車市整體低迷的背 ...

中國汽車市場的增長引擎面臨“熄火”風險。

近期,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5月銷售數據顯示,當月汽車總體銷量呈現繼續下滑的趨勢,而近年來高速增長的新能源汽車也暫別高增長,進入了低速增長階段。

在車市整體低迷的背景下,新能源汽車也未能幸免。而在補貼等政策福利消退的情況下,新能源汽車更是“如臨大限”。根據此前公布的文件,6月25日將會是最新補貼政策執行的最后一天“緩沖期”,此后,市場上的電動汽車要么漲價,要么將向車企轉嫁一部分成本。

作為一項仍處于發展初期的產業,新能源汽車近年來快速走入市場,被視為低迷車市中的“新希望”,并承擔了重塑汽車產業格局的重任,然而,殘酷的現實是,它也許還沒有成熟到可以直面燃油車的競爭。

從生產成本上而言,以電動車為主的新能源汽車遠未達到和傳統燃油車相同的水平,而隨著汽車銷量的持續下滑,燃油車接二連三進行價格下探,也進一步擠壓了新能源汽車的增長空間。事實上,大勢所趨下,不少電動汽車也開啟了打折優惠,但隨著補貼退坡,這樣的優惠能否延續尚未可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盡管受購車成本高、起火事故頻發、保值率低等因素的影響,電動車仍被不少消費者拒之門外,但整體而言,較之于前幾年,市場的確已經打開,而在新能源汽車行業內,格局也是充滿變數。

在近期舉行的產業峰會上,北汽新能源黨委副書記、新聞發言人連慶鋒對當前的行業現狀如是總結:“中國新能源汽車已經進入淘汰賽。未來是美好的,但能不能活下來才是關鍵,企業只有先保證生存,才有機會贏得未來的蛋糕。”

新能源汽車暫別高增長

中汽協的數據顯示,今年5月,國內新能源汽車產量11.2萬輛,環比增長10.4%,同比增長16.9%;銷量10.4萬輛,環比增長7.9%,同比僅微增1.8%,而4月份,新能源汽車銷量同比增長還高達18.1%。

新能源汽車的高速增長不過短短兩三年時間,目前全年銷量僅有百萬輛水平,因此業內對其繼續高增長抱有一定預期。不過,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,這份高增長難以為繼在5月份初現端倪。

業內分析認為,5月份新能源汽車銷量結束高增長,既有補貼退坡的原因,也有整體市場下滑的影響。

一方面,5月處于新能源補貼新舊標準切換的過渡期,更準確地說是“冷靜期”,4月的高速消費對5月有一定沖擊;另一方面,燃油車進入價格下滑通道,尤其是即將在多個地區被“禁售”的國五排放標準車型,其價格的一跌再跌侵占了新能源汽車的部分市場。

歸根結底還是市場低迷所致。車市持續下滑,降價潮席卷燃油車,對新能源汽車來說顯然不是好事,整體局勢欠佳之下,新能源汽車面臨的競爭將更為激烈。

事實上,在不少車企打出低價折扣吸引更多消費者時,并沒有嚴格區分燃油車還是新能源汽車,而是在兩種車型中各自挑出一部分,針對性地提供優惠,例如燃油車中的“國五”車型,以及新能源汽車中銷量不那么盡如人意的車型。

以上汽乘用車為例,參與內部員工優惠購車的車型,除了燃油車之外,也包括榮威e950、榮威eRX5以及名爵eMG6等混動車型,此外還包括旗下旗艦純電動SUV榮威Marvel X,其員工特惠價格最低下探到23萬余元,而Marvel X今年前四個月總銷量不足千輛。

隨著更多傳統車企進入新能源汽車市場,該細分領域的內部分化也逐漸明顯,競爭也趨向白熱化。市場研究機構威爾森發布的新能源汽車行業月報顯示,與2018年一季度相比,今年一季度,北汽、上汽等車企的新能源市場份額顯著降低,而“后來者”吉利、長城的市場份額排名則有所上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更多外資品牌也在這塊市場中嶄露頭角。4月,上汽大眾帕薩特PHEV異軍突起,成為新能源前十車型中唯一的合資車型;而在3月,特斯拉也因為Model 3的交付而擠入前三。

威爾森分析認為,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仍處于產品、技術、品質層面,而品牌文化、情懷層面積累少之又少,因此短期內銷量、排名都難穩定,而一些特殊情況也會成為影響銷量排名的重要因素,例如,長城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源于歐拉出行品牌的消化。

中國新能源汽車步入2.0階段

客觀而言,這些市場特征都說明,新能源汽車正在逐步從政策導向階段進入市場化發展階段。在補貼逐步退坡的背景下,更多車企加入了這一細分領域,同時也在悄然改變著這個行業的“玩法”。

連慶鋒認為,當前中國新能源汽車已經步入了2.0階段,在這個階段,產品品種快速增加,2018年新售及在研車型達到166個,超過歷史總數的一半以上;技術漸趨成熟,電池技術取得重大突破,續航里程突破500公里,能夠與燃油車正面競爭;企業進入壁壘提高,新能源乘用車生產資質審批暫停;政策主導轉向市場主導,2018年4月,新能源乘用車雙積分政策正式實施,新能源汽車市場化時代到來,而今年6月25日,新的補貼政策正式落地,整體退坡幅度超過50%。

但在整體汽車產業變革的同時,新能源汽車行業也將經歷成長的陣痛。補貼退坡是現在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問題之一。業內的共識是,新能源汽車成熟的標志是,能夠以一個接近平等的競爭姿態站在燃油車面前,這個時間節點預計會出現在2021年或2022年,這也是補貼退坡的最后消失的時間線。

但這個預計恐怕過于樂觀了。連慶鋒表示,電動車和燃油車的成本到2025年才有望持平。隨著補貼等政策福利釋放的需求增速逐漸放緩,而供給者快速增多,僧多粥少,蛋糕不夠吃,傳統車企轉型的自主品牌、跨國品牌與造車新勢力三股力量競相角逐,他認為,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由藍海轉變為紅海。

而“內部”競爭再激烈,新能源汽車的對手也還是燃油車。“要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,實現新能源汽車的二次破局,最終實現對燃油車的深度滲透。”連慶鋒認為,“如果不能成功滲透,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將進入調整期,光明前景將遙不可及。”

在新能源汽車“破局”過程中,無論是傳統汽車制造商,還是造車新勢力,都認為這一輪“窗口期”至關重要。此前在蔚來汽車的一季度財報交流會上,蔚來創始人兼CEO李斌也表示,智能電動汽車發展的“窗口期”給汽車初創公司提供了發展機遇,但能否真正抓住這個機遇,其實還是有很大挑戰的。

責任編輯:綜合報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