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車經濟網

您的位置:汽車資訊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 > 正文

49家“新造”車企 只有7個“準生”,剩下的全等死?

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,網上被一張標滿新能源車標的照片刷屏了,說來慚愧,身為汽車行業老司機的我,第一時間也沒有把它們認出來多少,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,一度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汽車行業內人士 據不完全統計,當前國內 ...

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,網上被一張標滿新能源車標的照片刷屏了,說來慚愧,身為汽車行業老司機的我,第一時間也沒有把它們認出來多少,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,一度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汽車行業內人士……

據不完全統計,當前國內共有71個整車集團,新能源車企455家,進入工信部乘用車產品名錄的品牌167個,新勢力造車企業49家。沒錯,就是上圖列出的那些。

新造車企

 

為什么新興新能源車企普遍存在感不強?原因無他,它們中有不少還停留在所謂的“PPT造車”的階段。據了解,這49家新勢力造車企業中,僅有7家同時取得了發改委、工信部雙雙頒發的“準生證”,它們分別是:北汽新能源、云度新能源、奇瑞新能源、長江汽車、前途汽車、合眾和江淮大眾。

換句話說,只有這7家新能源車企才能合法合規“生娃”,其他的42家新能源車企只能打打擦邊球,或選擇“代孕”。

1、競爭態勢 魚龍混雜

當前新能源車企的競爭態勢,稱之為魚龍混雜,恰如其分。中國新能源汽車的蛋糕就那么大,來的人多了,且不說夠不夠吃,就問:是個人,就能吃?隨便來看幾個。

①威馬汽車,由前吉利副總裁沈暉建立。最吸引眼球的是它曾在美國時代廣場打過廣告,其次則是它的首款車型EX5擁有一個較低的售價。

新造車企

 

具備傳統造車經驗的威馬汽車推廣新能源車型明顯踏實很多。極具性價比的EX5、自建工廠打造等都讓威馬汽車有別于其他新能源車企。

②小鵬汽車,這是一個極具“老板屬性”的品牌。命名簡單粗暴,直接把創始人的名字拿來用。目前首款車型G3已上市,采用代工生產模式的它明顯受限于人。

新造車企

雖然明面上誰也沒說,但人們很容易把和它和威馬放在一起比較,不同的是,三無造車新勢力的小鵬,給不了G3太多優勢,價格死貴死貴,競爭力堪憂。

③知豆,算是一個亮相較早的新能源汽車品牌。它由臺州新大洋電機集團開發,初期與眾泰合資生產。但考慮到其標稱160km的續航和80km/h的最高時速,在城市當租車工具用勉強湊合,上高速你敢開?

新造車企

④NEVS,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建立的一個電動品牌。通過收購薩博從而基于薩博電動技術研發純電動汽車。可咱貌似只聽過薩博有造飛機的經驗,什么時候還有電動車技術了?

新造車企

⑤ARCFOX,北汽新能源旗下的全新品牌,頂級體育賽事上廣告打了不少,可就是不見新車落地。我們不生產汽車,我們只是燒宣傳預算的鍋爐工?

新造車企

誠然,這49家新興新能源車企當中不乏一些或背靠大樹、或取得資質、或有廠、有經驗的,但更多的則是不確定性因素,去年畫這張圖時還有49家,今年呢?

2、資源有限 洗牌將至

一邊是魚龍混雜的競爭態勢,另一邊則是銷量暴增的火熱市場。剛剛過去的5月,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達到10.2萬輛,相當于2018年全球電動車銷量排行榜上第三、四名兩國的年度銷量之和。

當然,令人瞠目結舌的數據背后,離不開豐富補貼的最后一波助力。5月,是補貼政策退坡截止日期6月11日前的最后一個自然月,之后的情況會愈發好,又或者急轉直下,我們不得而知。

新造車企

但已知的是,參差不齊的新能源造車企業涌現,頗有一種“水淺王八多,遍地是大哥”的感覺。說是補貼,其實都是納稅人的錢,彎道超車人人都支持,換來的卻是多少資源被揮霍,再不管不行了,洗牌的時候終于來到!

3、提高準入 加強監管

就目前來看,提高準入機制,加強補貼監管,是業界公認的新能源車企兩大管理門檻。

首先,提高準入機制,就是要通過手段控制拿到“生產資質”的車企數量,嚴格“無資質就不能上市銷售產品”的標準,比如最新起草的《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》,就明確了新建純電動汽車項目的建設規模,乘用車不能低于10萬輛,新造車企想繼續代工模式這條路?越來越難了。

新造車企

其次,加強補貼監管,發改委已先后取消了近2000種電動汽車的補貼優惠,以精簡行業,抑制騙補及非理性投資行為。這對于身兼納稅人、消費者雙重身份的老百姓來說,是民心所向。

寫在最后

中國新能源車企想要立足長遠,良性發展,就必須告別過往的粗放式發展模式,實行精細化管理。眼見2019年中到2020年間還會有各色新能源新車登場,補貼停了,牌照沒有多了,淘汰賽正式開始,再過一年,開篇那張圖里的新造品牌,還能剩下多少,我們拭目以待。

責任編輯:綜合報道